首页 / 信息公开 / 工作动态 / 典型人物

两个酒鬼

    月亮从山尖跳起,将乡村万家灯火点亮。小鸟归巢后,一天的忙碌才真正地从肩上卸载。

但今晚,在衡南县洪山镇新境村红村组的一棵古樟树下,一条条板凳交头接耳,围成一个圆圈,涟漪一层层荡漾。

一位县委副书记来村里与贫困群众拉家常、聊发展,助脱贫,共沐满月的清辉,将小小的山村瞬间引爆。

贫困户来了,乡贤们来了,村民代表来了,而那两个酒鬼肖贤宇与肖应初,自然不会放弃这难得的盛会,都抢先坐在了最显眼的第一排。

(一)

肖贤宇是新境村红村组人。

他不是贫困户,更辛辣的表述应为一个安静不下来的“癞子脑壳”,哪里人多,他就出现在哪里;哪里可以发音,他就要添加一点男人雄性的部分。只要村里有陌生面孔出现,他都会凑近“宣讲”村里的“光辉”历史,以自己半眯的眼光评判某一个干部。但不论早来还是晚到,他的手中总是提着一瓶啤酒,或握着一个散发淡淡香味的小酒杯,他说这是女儿逢年过节必须的贡品。

在村里走多了,大家对他的疯言疯语已习以为常,见面就打趣一声:酒鬼来了!日子久了,这一顶帽子就戴稳落实了。

而肖应初则是在乡里水酒中泡大的。他是2014年的建档立卡贫困户,平常游手好闲,以酒为友。2018年3月,其母亲尽到最后一天唠叨义务后,他就“一枝独秀”至今了。同村的衡阳辉创米粉厂肖总有仁慈之心,欲以每月2000元的工资请他务工,实则想保住他每一餐有一杯酒在手中继续颤抖。但他不干,显然“中毒”已深,有酒足矣。

(二)

两位酒鬼的到来,飞扬的酒味让“屋场恳谈会”的气氛变得有些摇晃。谁也不知道他朝哪个方向跺脚,对着谁放炮。但他们似乎也还有一点自知之明,在“将帅”齐装满员的乡人面前,还轮不到他做“阵前先锋”。

恳谈会在如期进行,有贫困户在咨询政策,倒自己的苦水;有组长在讲村里需要增加的基础设施建设;乡贤们对祖国和政策有满心的赞歌,却“不敢高声语”,怕背炫富之锅;而靠156步养猪心法脱贫致富的熊文初,满心激动,说肚子里有好多话,但一下又讲不出几句。

偶尔的间断,给了肖贤宇一次机会,他说要讲几句。亮膛的白炽灯下,村支书的手在眼镜上反复挪动,会场上的议论一下降了调,大家都在思量着这个酒鬼又准备干什么。

“蒋书记瘦了,李书记瘦了,村里许知生书记也瘦了!你们这哪是在扶贫,你们在做孝子啊!他们这些年,天天在村里,夜夜在加班,工作没做好,还要挨领导批评!”肖贤宇没有给别人插嘴的机会,一口气点了三个人的名字。

“我们村10多年没用到龙溪湖的水抗旱了,肖辉一上来当村干部,就将渠道搞通引来了水,现在的村干部就要用这样肯为老百姓办实事的人!”酒鬼肖贤宇将话题进一步延伸。

大家嘣嘣的心一下退了回去,全场鸦雀无声,都不相信这个酒鬼已“洗心革面”懂得体恤人了。

话音刚落,另一个酒鬼肖应初按捺不住了,他迅速走到圆心的位置,拉大了嗓门:“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蒋书记。”

“你问吧。”蒋崇华副书记的目光转向了他。

“我想问蒋书记,我家的屋与别人家的屋为什么不同,他屋有楼梯,我家嘛冒得?”

酒鬼肖应初还未说完,围观的群众就笑闹开了:“他是易地搬迁户,两个人,每人二十五平方米的标准,只有一层五十平方米的,怎么能跟别人五个人的标准比呢!”

“现在的政策这么好,帮贫困户建房子,为贫困户子女免学费,到医院看病,还不用先交钱,还有人在说这里少了,那里不行,你们这些贫困户要知足要感恩党啊!”肖贤宇将喝酒的劲又“斗胆”使用了一遍。

两个酒鬼扛上了!

“是的,讲得好!脱贫主要还得靠自己,好吃懒做永远翻不了身。”县扶贫办文建主任适时添了一灶火。

(三)

酒鬼肖贤宇像打了鸡血一样停不下来,他一边呡着酒,一边以第三只眼睛盯紧着扶贫,他体内奔腾的血液,酒精浓度在上升,但说到动情处,每一句都那么镇定冷静,像今夜的月亮,哪怕喝到脸色苍白,也牢记着当初的起点和能够安放一生的终点。

这使我想到了当年那个生我养我的小村庄,我的哥哥、姐姐、堂兄、堂弟一个接一个辍学;我众多的叔叔、伯伯、婶婶及我那一生未曾痛痛快快饮过一次酒的父亲,被贫穷压抑得一个个悲怆地离世……

无论是正面,还是反面,此刻我都感到有一种久违的幸福萦绕在“现代贫穷”的身边!

当我再一次回过神来时,月亮多了些许温暖!自信与励志形成的主流,已将月亮的圆刻进了众人的酒窝。

那两个酒鬼,肖贤宇手中有了一碗女儿送来的热面,而另外一个,从第一排退坐到第二排,不知什么时候已悄悄地离开了会场。

但愿他能记得回家的路!能在今夜的酒中醒来,能像院子里的古樟树叶一样,收集到月亮的光。

如此,明日,方能再开怀畅饮。